本病歷已遭銷毀
關於部落格
作者遠走了。
  • 86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愛過撒旦》



陽光像風一樣,是淡淡的,早晨還在東方的曖昧裡出沒著,我頂著滿是睡意的蓬髮,對自己伸一個懶腰,指針還在六點,埋著頭開始盥洗。

星期天是個早起的好日子,樓下六戶鄰居外加一個管理員,而同樓層的對面那扇門,我已暗戀許久。
聽得門被開啟,馬上又關上,輕盈的腳步在沒有電梯的公寓顯得幾分淘氣。樓下,一個女孩慢跑。

你不必問我打開暗戀之門的那扇鑰匙從何得來,對面鄰居這戶閨房,處女的香氣已經數度充斥在我的鼻腔、胸腔、髮絲乃至腳趾,滿身的粉紅色。

裡頭的擺設相當簡約,淡藍色的地毯,客廳牆邊是兩個小沙發與一個小几子,對面牆上是一台51吋液晶電視。另一頭小窗子外期待著浪漫的紅色。早上是看不見太陽的。

打開最期待的房間,與客廳稍有不同的邋遢,浴室外小籃子還屯著昨天沒洗的香汗漬物,這對男性獸慾的誘惑,更能夠挑起把它放在臉上大吸一口氣的之後的事。

我在裡面踱了幾十分鐘,她的作息時段我早摸得瞭若指掌。

人家說男人性慾最強的時刻是在早晨,這話真是錯不了,以至於我數度在她的枕頭或內衣褲上留下了興奮後的液體......

把物品回歸原狀,走出門去,正好聽到些許嬌喘與輕快的腳步聲。
「嗨!」我微笑。
「咦?早啊!」茹瑜笑得燦爛,可愛到足以挑戰我的性慾。「你也要出去運動嗎?」
「嗯...我只去走走,順便買個早餐」掛著紳士微笑。
看著她走進門去,正要往三條巷子外的便利商店買早餐,突然看到一個身材姣好的美女,與茹瑜的可愛別具風味,是一種完美、氣質與仙女的不食煙火,或許只是我的一時心醉,但她高貴的迷光,確實映在我心。右手牽著一隻哈士奇,這堪稱我最不喜歡的狗種之一,那不友善的眼神,大違我的個性。

看她走到水溝邊,跟那隻哈士奇一起發呆望著溝底的雜草與垃圾。
「Satan......你覺得...他...死...喜歡.....我...呢......」氣質少女望著水溝。因距離的關係,聽得不是很清楚。
「......」那隻叫作Satan的哈士奇也望著水溝。

看著一人一狗發著呆也怪無趣的,走進便利商店正想買兩個御飯糰,手攪了一攪口袋,發現生活費只剩下七百多塊錢,然而離月底領俸還有十幾天,無奈,只得買個豆漿填填肚子。

付帳時望著商店窗外的人狗還在喃喃自語,真是個過度哀怨的神經病。
走出店門外,轉身進去巷口,忽然聽得引擎聲振聾發聵的向我急速逼近,在眼前...她...她!?
我還來不及反應...我......

輪胎濺過一攤鮮血,引擎搭上一聲淒慘的撕裂聲,引起各方側目投視。

「你這個賤女人!」殺死我的人大叫,女聲,很耳熟。
一人一狗繼續發著呆。
那人跌下車來......那個背影......


後來的事,我不清楚了。

在茹瑜的房間,望著傍晚的窗外,這天,我也紅著臉,很浪漫。

茹瑜的手也是紅色的,手銬也沾了一點紅色。警察在枕頭上取到精子採樣,我沒料到茹瑜喜歡用針孔攝影機自拍,然後發佈到網路上賺錢。

茹瑜沒看到我。

水溝岸的血跡,很浪漫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