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病歷已遭銷毀
關於部落格
作者遠走了。
  • 86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悶騷絕對(萌えて~~~)

幕後一個非常MAN的女生走出來,操著台語口音,說了什麼我忘得差不多,我只記得另一個女生走出來:
「大家好!我叫做Apple,來,大家說,怎麼拼?」她試著帶動氣氛,但是這些白目新生悶騷得緊,完全不給反應。
MAN女協助:「來,怎麼都沒人講話呢?來來來,就是你」比著前座一個腐女「就是妳,戴眼鏡的,還笑,就是妳!來,怎麼拼?」
腐女就是腐女,正翻閱著手上一本同志漫畫。
一個導生剛去上廁所,走出來後又聽到Apple複頌一次:
「Apple怎麼拼?」
男導生馬上與以熱情捧場:
「A  P  P  L  P~!」

好!全場都叫好!於是全校同時複頌:
「A  P  P  L  P!」

童軍團的表演方式極似北中去年的卡啦OK(幫大茹茹伴舞的那回)同志團...不是,志工團的表演,也就是以音樂剪接配合以劇情的方式演出(我愛夏天),記得那次我笑得很大,但是童軍團的表演似乎不如北中以前.....

只是有幾個人長得很不錯,完全看不到(真的完全看不到)的瞇瞇眼,跟陳為民......

教室期間有很多社團過來拉人,當然這群有夠悶騷......

說到這個服裝的廠商,頗為人賭爛,無論原訂件數,統統只送一件來,而且女生只有制服,男生只有運動服......重要的是,下週四我們要穿制服,也就是說,我們還是得穿國中制服...

斡!以為男生少就歧視啊!枉顧人權!男人沒有尊嚴!

其實我們的校歌...讓我感到好像念了六年北中,因為北家校歌一開頭竟然是...

北中  北中  學風最優良~

OTZ

然後,我載著一身雨滴回家。
在這之前的集合放學,因為有極大多數都是乘坐專車或公車,但我們這些北斗人卻被遺忘在最後才能走......所以......
無視教官,掏酸。


而第二天的表演,因為不太想打字的關係,所以就簡短的說幾個。

先說一個好消息,我從一號變成八號了XXD
不過好像只有我發現...
全班八個男生,一號變八號,二號變七號,三號變六號,四號變五號......

這有什麼意義嗎?

康輔社的表演是小失望,洗刷刷洗刷刷,唔唔~
青春不要留白~

但是動作卻是我們二年級用過的,也就是向鹹蛋超人的手勢,搖著頭切該邊那招,陳肇宏為我們所帶來的。還有久違的轉吧七彩霓虹燈!

老梗了.........OTZ

可見我們國中時代的表演多麼新潮!

吃午餐時,有一個叫做黑豬(台語唸做「喔低」,所以有首歌是這麼唱的:喔低熱情,好像一把火,燃燒了整個沙漠~)模仿好久以前的說文解字,看過全民大悶「郭」的想必不陌生。
他似乎很久沒演了,臨時被學姐給拱了上去,他也勉為其難的抓了一個跟他有仇的,拿他的名字促狹取笑。不過這位學長果然有一套!真的超像郭子乾的!雖然工商服務時的腳骨扭到了.......

然後我們又掏酸了。

星期六,我又去醫院,結果還沒進門,就看到門口ATM站著一個護士,我端詳了幾眼...呃...好像是...應該...呃...是嗎...?不是吧...我想太多了吧。
於是我進門去,正要進去,突然在玻璃自動門反射看到護士的倒影......難道,她要殺我!?(被害妄想症)
我轉頭一看,媽~
原來是小顏.......
「咦?你今天有來唷,你剛剛去打球嗎?」
我滿臉狐疑。
「你剛剛去打什麼球呢?」她又問一次。
我根本聽不懂「我什麼時候去打球?我去新生訓練呀。」
「啊?什麼東西?」
「呃......」我以為是我聽錯問題「啊?妳剛剛問什麼?」
= ="
「算了算了。」
走向電梯的路上,我才發現原來是我穿著運動服裝.............

我呆在電梯前,按向上的按鈕。
突然想到剛剛...

小顏沒戴她那副沒度數的眼鏡...好萌!>w<
雖然戴眼鏡還是很...
眼睛大果然是........萌啊萌啊萌啊!

突然聽見跑百米的腳步聲,轉頭一看是小顏狂奔過來,正要投入我的懷抱!(?)
「你怎麼不進去?」
啊?

原來另一邊的電梯已經到了。
所以我們一起投入電梯的懷抱。

因為她的班在512至516,而我在506,除了下午看到一次,今天沒再看到她了。
不過進門第一個遇到的護士就是她XXD有緣哪!
看來我的直覺真不是蓋的XXD這就是磁場嗎?

不過,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。見面。
Bye Bye,顏。







*抱歉因為體力(不想打字)跟記憶(太晚睡...記憶力變差)的關係,無法著墨太多。
*我打網誌有時會因效果而出現非屬實的字眼與狀況,這些都是突發奇想的,但我不會標明,因為這些情況通常都很誇張,但是我會在沒做效果的部份標明(?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