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病歷已遭銷毀
關於部落格
作者遠走了。
  • 86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彩虹

下午頂著宅男髮型陪去拿二次成績單,有人如故(小肇的永遠258),進退自如...應該說是進退參半,至於孤笑的「破表分數」,把全國均分「拉」(我可沒說拉上拉下)了不知多少,我想這是我懶得去算的。

孤笑先回家了,因為...他要搬家了...(我很傷心呀!但男人的傷不會在臉上。)

後來我跟蛇、狗、龜回家時...
孫立偉就到我家了,原因是細雨綿綿。
後來這細雨更「綿」了,使他更不能回家。
他來我家幹什麼呢?居然是看我那硬碟裡36G的日劇!
後來去找焱惡搞了。

這中間還有一個男的打電話過來(因為是男的就不太想認真回應...),言語中多少有「惶動」意味,像是要嚇你......
「聽說你是報北家嗎?」你哪來聽說呀?
「是啊!」豪邁應之!
「那你第一次有上嗎?」有上是有上,我看你很不友善。
「是啊是啊!」豪邁應之!!
「那你有考第二次嗎?」有啊,我去陪考。
「沒呢!」豪邁應之!
「喔......那你星期六有去北家嗎?」我壓根兒不知星期六發生什麼事,重點是你是哪個星期六!?
「欸欸...!?我不記得呢!」高鐵應之!(誤點還會倒退嚕)
「哦哦,那你錯失這次機會囉!」
媽的你那麼興奮幹尛!
「唷!」
高鐵急停,乘客一片驚呼!

「你有比較想考的學校嗎?」原來你是來拉次年姬測的補習班哪~
「啊啊......北家就得過且過,順其自然啦!」你順其自殘啦!
「那有別的補習班打電話來過嗎?」別家都女的,就你這家男的,誰想去呀!
「有是有,不過幾個禮拜前的。」女生比較健談,哪像你~
「是喔,那我跟你講,那個育X有傳出賣學生事件你知道嗎?」被女生賣我甘願啦!(踢飛)
「喔,那個很好笑捏!」我是說高鐵誤點還不退費。
「呃......對呀......」還對?
「哈哈哈哈哈......」抱歉我在看日劇...><
「所以說......呃......謝謝啦......」掛斷。
「XD」XD

 
後來想起來,原來是申請入學要去報到,靠俺哪那麼笨,會沒去?我只是一時想不起來而已!(虛了......)
後來烏龜遲遲不肯我的輕便雨衣,非要淋雨去給他媽載......

只留螢幕熹光,與煢煢孑影......

卻首望見東方一道彩虹!
架構完整,顏色鮮豔,如此經典實屬罕見(依我經驗只有看到下午洗澡的蓮蓬頭...),為一睹仙女風采,我直奔頂樓!(可惜我沒相機...)

呀!
看那一道七色虹矗立雲端,似是在眼前般清楚,有如畫家妙筆在天空揮艷,又有天工般神幻,就連雲都為姐姐的下凡紅霞了臉。


......這一道......


不!


是兩道!兩道重疊的彩虹,而這第二道雖不如第一道明顯豔麗,也暗沉模糊許多,但卻大了些。好似是水彩畫,在紙上將顏料慢慢暈開,迷離而浪漫,猶似仙女哭泣後,受太陽王子安慰的一抹淺笑。

這瞬間,在我心中畫上了一道永恆的七色微笑。


樓下傳來孩童的嬉戲聲,轉頭,我也微笑。


卻見那些孩童頑皮的將墨水灑向天空,夕陽要向彩虹姊姊圓的謊愈描愈黑。那抹淺笑已然消逝,彩虹姊姊的年華亦不如幾瞬前亮麗而漸次褪色,夕陽捨棄了虹,惱羞成怒地揚長而去,而孩子的墨水已染上了雲。


我濕了臉,有誰會為這分針的一小步感到惋惜?會是剛失去彩虹姊姊的雲嗎?因為他也顯得黯淡無光。

夕陽愈走愈遠,我的臉愈來愈濕。


原來墨水已經在我臉上暈開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