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病歷已遭銷毀
關於部落格
作者遠走了。
  • 86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顏!粉紅色的唷!

這幾天沒有了海哥...病房裡的聲音似乎都暗了下來,情緒也拉成了一條沒有心跳的直線。

不過卻轉進來一個手腳無礙,但是肺部掛號的......「外勞」。

他老兄好像是某某經銷公司的經理,皮膚白皙、彬彬有禮,相貌是一個標準的東亞人。
他兩位老弟也長得像台灣人,至少皮膚、臉型、語言、腔調、舉止,都像是個台灣人。
因為他們都是台灣人。

唯獨這位病人無論髮型、膚色、臉型都酷似外勞,這......

話是這麼說,可是人家可熱心的呢,每次看到他就禮貌性的點頭,他也禮貌性的頷首。
於是一來一往,在同一個病房內一天得打上七、八個招呼以上。

他今天還多買了一杯飲料給我,清心福全的,好喝!可惜甜了些,但這家在冷飲店業內也算是價位高的俱樂部會員,至少是一般杯飲店價格的兩倍(紅茶也要二十)。

不過...

最近飲料都有走「精緻形象」的路線,故意把價格標高,製造「高級」的形象,增加買氣(台灣人有錢啊!價格高走在路上喝比較有面子)

後來還拿一個彰化肉圓給我吃,這真是.....真拍謝啦!

隱約聽到他的自言自語...........




彰化肉圓跟北斗肉圓比起來,醬料不同,皮較Q較薄,內餡兒也不盡相同。

但是北斗肉圓有家鄉味啊!

 
想到上星期六搭車回家時,車上無視司機包括我則有二男三女,停站時真他媽的嚇死人十幾個泰勞衝上來開Party,鬧哄哄的,活像一輛行動KTV。

一群泰勞往後擠,操著似中不中、似英不英的滿嘴亂七八糟「內褲...內褲...」發音竟酷似台語!(靠,真的吵得要死!)

後座的兩個女生嚇得衝向前座,急在次站下車,隱約聽到「啊...好可怕喔......」

前座的那位女生也越過重重天險,履險如夷地坐到前面。

我跟另外一個老兄可就沒這好過了,被堵在窗邊「窮途末路」,想要更座卻「走投無路」(我有半夜被一群泰勞追殺的經驗,因此心有餘悸,莫敢輕惹)

到了異人館前下車,遺棄司機,臨死(臨別)前我還跟司機說「いただきます」(我開動了itadakimasu),然後司機就非常驚詫地說:「你要奪車!休想!」

(別鬧!)

臨葬(臨別,不是林盃)前我還跟司機說「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~」(arigatou gozai ma~)還故意用裝可愛的語氣拖長尾音,最後一個「す」(su)還發得相當小聲,細若蚊鳴。
當時我心裡油然萌生一個想法:「啊!這腔還真標準!」至少當時我這麼感覺。

下車後,三個人像是同患共難的兄弟一般,方脫危險,恍若隔世(泰...太誇張了),默契的互相笑頷,真是XXD


回到今天。醫院。
五樓這邊是慢性病房,三樓則是第二慢性病房(更慢性),通常送來這邊的九成是很難治好的活死人(醫院不讓他死,偏偏又治不好)

這裡彷若是病人的無期監獄,儀器與病房則是賴以維生的刑具與牢房。
病人接受肉體療養與精神虐待,必須花錢。
簡單講叫作「長期SM」。而且是SM到死!

三樓,絕絕絕大多數病患都已經氣切(在喉上開洞插管,自此不能發聲,且必須頻頻抽痰,至死方休)

通常眼看病人勢趨難治,為方便灌食與抽痰的考量,院方與醫生會極力推薦氣切。但是一旦氣切,就幾乎代表他的一生已經完蛋了。

眼瞳上吊,整日發出咕咕嚕嚕的聲音(卡痰)。

為什麼醫生要「極力推薦」?
很現實,氣切手術後,醫生至少可以得到十數萬的個人收入。
不接受氣切,服務態度會明顯下降(根本懶得理你),並趕出院。
不接受氣切可在五樓住院三十五天,期滿後遷至第二慢性病房,又三十五天後則必須出院。無從選擇。

護士的認真態度也是有原因的,若服務使病患及其家屬滿意言,可寫讚美卡投書,被提名的該名或數名護士可以加薪(雖然只有數十元...)
所以真正認真的並不多。


說到護士,身為一個男人不免下意識的端詳其品貌。

貌者,一位顏姓姊姊不錯(年屆推算是肖雞,所以是七十二年次,二十四歲),和一個護理醫師(年歲不明)。
品者,一位顏姓姊姊不錯(年屆推算是肖雞,所以是七十二年次,二十四歲),和一位顏姓姊姊不錯(年屆推算是肖雞,所以是七十二年次,二十四歲),再加一位李姓小姐。

那位護理醫師我跟她不熟(誰跟你熟了?)

那位顏姓姊姊名字很菜市場,叫做惠君(...別轉頭看我,我不是叫妳)但是頗漂亮的(要跟一年半前的洗碗精比起來稍有不如,洗碗精很會裝可愛= =,但是顏的個性更佳,洗碗精要不是我主動攀談她點滴弄一弄藥定時送達就沒事了,但顏會主動關心與交流該病患甚及家屬,相當親懇,還會搞笑)

我在看小說,九把刀。她走過來要量體溫,我下意識的把書反手蓋住。

異樣的眼光「吼~A書吼~」瞪著我。

「噓~」我故作神秘。

小顏偷看「...切~耍我!」

總分來講,顏更勝一籌。

我以為叫姓是他們那邊的「習俗」(有人喜歡叫最後一字,或是跳過中間一字的)

「顏!」

「小顏!」

原來是她的專屬。(名字太俗,乾脆就不叫了?!)
說到這邊,我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:
小趙、小錢、小孫、小李(飛刀),小陳、小蔡、小劉、小吳、小謝......
聽到這些叫法,一般直覺都是稱呼男性。
惟這「小顏」雌雄莫辨,不,甚至偏女.....

不要叫我小顏!
千萬不要叫我小顏!

喔買尬!


論品兩位姓顏,一位姓李,名字都非常菜市場。
分別是「惠君」、「惠雯」(不是姐妹)、「雅雯」...(...我沒叫妳們啦,轉回去,轉回去!)


小顏非常健談!所以跟她聊天不怕沒話題,以致備感親切。

另外一位顏惠雯相貌普普,但也非常親切(我肚子餓還主動拿東西給我吃XD),亦甚善交流。


李雅雯服務態度極佳,老人拉屎拉尿一般都要家屬自己負責(又臭又髒,又擦屁股換尿布,必要時整件床單和中單都得換,臭氣瀰天,滿室屎黃。當然「清小鳥」是避不了的,我每天都得面對並清理老人的陰莖= =)惟此少數願意協助甚至服務到底,極少護士熱心如此!可惜後來我們病房都沒排她的班,所以還是得自己清......

 

星期二。

星期二。

星期二XXD

小顏拿了一杯珍紅給我喝(特權!),爽啊啊啊啊!滿天粉紅色!粉紅色的紅茶!粉紅色的珍珠!粉紅色的護士服(這倒是真的)啊哈哈哈哈...一廂情願的粉紅色...(暗!...不是,黯...)
(↑也是清心的= =,醫院就這家最近 = =)



算了,跟洗碗精一樣,生命中的過客(不然你還想怎樣?)


我想我應該投張讚美卡,於是我寫了:

「顏惠君小姐:
顏氏宗親會,照顧自己人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顏氏宗親會會長」

 
這張被作廢(廢話)

騙你的,我怎麼會寫這麼白痴的東西?
所以我很正經寫了一張。投入。


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我阿嬤還介紹說:「這位小姐跟我們同宗的。」我以為是冠夫姓(揍)
阿嬤續道:「你應該叫她.......」姊姊。

 

姑姑。」


斡!這笑點好大!我下巴掉了一半,眼睛圓瞪著阿嬤。
顏正在量血壓,差點摔倒。

 

隔壁床的說話了:「蝦密姑姑,人家哪有這麼老?」

阿嬤才恍然大悟,急忙解釋道:「啊啊~拍謝啦!人老了都愛叫人姑姑。」這啥論點?
「要叫姊姊才對。」

顏心靈受創地道:「來不及了,我已經受傷了......」

阿嬤急忙解釋:「不會啦!他還沒叫啦~」他是指我。

這時我心裡暗忖:姑姑?幸好我不姓楊,她不姓龍,不然我就得在斷腸崖白髮蒼蒼地等她十六年了(殺小!)

她的趣事,與海哥的「小姐摸我屁股事件」這個癌末還要損人名譽的縱貫線老大,亂講話以後害人嫁不出去怎麼辦(上藥≠摸屁股)

 

說說海哥。上禮拜六。
海哥的看護說:「阿海,哈!」
「小姐,哈!」海哥。
「蝦密小姐?滿腦子都在想小姐,阿海啦!海仔,哈!」
「小姐,哈!」
「小姐小姐,哈,哈,哈!」海哥正在咳痰。


還有裝死嚇醫生,再給人一個「砰!」驚壞全場人的白目海哥。上禮拜五。

拉筋復健時最好笑:「啊啊啊啊!救人喔!警察來了!救人喔!要殺人了喔!喔喔喔喔喔!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你老兄咧!」海哥。常常。

星期一那傳說中的烏龍火災,蜂鳴器竟然播著好聽的音樂!?

很有趣,但我講不下去。
海哥已經遷至三樓第二慢性病房。這個醫院的大名人。
大家看到都說「嗨!」(阿海!)
很可愛的海哥。

週三沒去醫院,週四不見小顏。

好寂寞啊!(踢飛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